logo

立即开户
  1. 华西证券
  2. 市场热点
  3. 文章详情

图书|韩寒、易中天持股,路金波坐镇的果麦文化却比不过竞争对手了?

手机扫描二维码 ×
华西证券

资讯来源:华彩人生APP
华西证券官方应用,综合性金融证券交易平台。
发布时间:2021-07-27 09:20

今年似乎是IP运营商的大年,但与网文市场阅文集团一家独大的局面相异,出版内容行业仍在三国之争中。

前有读客文化、磨铁集团先后上市,此番另一家果麦文化也奔赴创业板了。

7月21日,经过最后一轮问询回复后,果麦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果麦文化)的创业板上市状态变为注册生效,IPO获得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复同意,正式进入上市轨道。果麦计划通过此次上市募集3.5亿元,全部用于版权库建设项目。

网文写手出身路金波的出版创业路

果麦文化的创始人是网络文学界鼻祖之一路金波。

路金波1975年10月出生于河南平顶山,大学就读于西北大学经济学专业。他从小酷爱阅读,想着今后能从事文学方面的工作,但现实却未能如他所愿,只能做着与文字毫不相干的新兴工作,在工作之余接触自己喜爱的文字。

2000年左右,路金波以笔名“李寻欢”写了两年短篇小说,直到2000年前后,网络文学的概念正式推出,“李寻欢”成为第一代网络文学写手的代表人物,也算网络时代第一批受益的文学爱好者。

2000年9月,路金波正式加入对他人生发展有重大影响的“榕树下”。任上海榕树下计算机有限公司总编辑。

就在路金波正式入驻榕树下的两个月前,他的某部作品突然爆红于网络,也让“李寻欢”成了家喻户晓的网络作家。

这部作品便是他的成名作——《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是路金波受痞子蔡影响后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该作给予了爱情故事一个全新的演绎方式,充满网络聊天室幽默气氛的文字,让现代人爽爽地体味到了那种去尽肌肤,涤净欲念的本真和纯粹的爱。

伴随着作品的火爆,李寻欢这个笔名也在万千读者的心中挥之不去,他再接再厉,接连创作了《边缘游戏》和《飞翔》等多部作品,用批判的手法写爱情,作品风格却诙谐幽默,充满了欢乐的色彩。

就此,李寻欢这个名号在初具雏形的网文圈红透了半边天,与宁财神、邢育森被并称为网络文学“三架马车”。

2002年,榕树下的老板将李寻欢等知名作者与网站一起打包卖出,德国新老板接手榕树下,前老板朱威廉正式宣布离开,可能是受到了“收购风波”的影响,这场“IT圈的大地震”还波及到了网文圈,李寻欢以告别作《粉末谢场》正式宣布封笔,从此脱离文学青年的身份。

他说自己“兴趣已不在写作上,希望转向幕后运营”,从此世上再无作家李寻欢,只有出版人路金波。

同年2月,路金波从城镇搬往郊区,开始了自己的出版生涯。

关于路金波的故事,除了“三架马车”之外,大概就是他是第一个看到现在的知名作家&导演韩寒的潜力。

路金波先是买断了韩寒《一座城池》的出版权,后又接连出版了韩寒的《他的国》、《光荣日》等,截止2014年,路金波共出版了韩寒18本书,付给韩寒超过4000万的版税。

此后,路金波还陆续发掘了安妮宝贝、郭妮等人,并成功签下重磅大佬王朔。

截止2007年时,路金波已经拥有了韩寒、安妮宝贝、郭妮、王朔、饶雪漫等一众合作伙伴。更是在多年以后签下了冯唐、易中天等超级大牌。

2010年前后,路金波因为与娱乐明星赵子琪的绯闻事件一度登上娱乐版头条,后两人结婚后慢慢淡出各类媒体,专注于果麦文化的运营工作。

2018年,路金波所创立的果麦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曾获得博纳影业、IDG资本领投的两轮融资。韩寒、易中天、冯唐等人均通过增资员工持股平台方式,成为股东。

截至IPO前,果麦文化的招股书显示,路金波直接持有32.62%股权,此外还通过果麦合伙持有公司部分股权,因此被视作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其中果麦合伙是果麦文化员工和合作作家的持股平台,重要股东有易中天、黄山(冯唐配偶)、张皓宸、李继宏等知名学者、作家。

此外,股东中还包括博纳影业、经天纬地、浅石投资等头部公司或知名机构,其中博纳影业持股占比达到9.25%,进入股东前三名。

少儿图书码洋占比持续提升,果麦在多个子类别排名靠前

果麦文化目前的主营业务包括图书策划与发行、数字内容业务、IP衍生与运营等,主要提供以图书为主体的多种载体形态的文化产品。

近年来,“果麦经典”已推出了《小王子》、 《浮生六记》、《人性的弱点》、《诗经》、《老人与海》、《月亮和六便士》、《朝花夕拾》、《人间失格》、《克苏鲁神话》、《了不起的盖茨比》、《我是猫》、《瓦尔登湖》、《菊与刀》、《乌合之众》、《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自卑与超越》、《红楼梦》、《红与黑》、《人性的优点》等一系列畅销图书。截至2020年底,《小王子》、《浮生六记》、《人性的弱点》等图书产品的销量超百万册。

在版权图书领域,公司与易中天、杨红樱、韩寒、蔡崇达、张皓宸、严歌苓、冯唐、戴建业、李筱懿、熊亮、庆山、罗伯特·麦基、饶雪漫、杨澜、弗雷德里克·巴克曼、凯叔等众多作家、学者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在行业中形成了较强的竞争壁垒。

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从零售市场来看,根据开卷信息零售监控数据显示,近年来得益于少儿、社科、文艺等图书零售规模的不断增加,图书整体市场零售规模增幅较为明显,2019年全国图书零售市场码洋(标价总销售额,下同)规模达到1022.7亿元,较2018年增长了14.43%,自2014年以来一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率。

2020年,全国图书零售市场码洋规模下降至970.8亿元,较2019年下降了5.08%。

2020年,少儿、社科、教辅教材、文艺类图书销售码洋占据 前四大市场份额,合计约占图书销售总码洋的85.95%。在国内消费结构升级的背景下,家庭教育支出的不断增加带来了巨大的市场需求,少儿图书市场规模快速增长,并发展成为近年来图书市场增长贡献较大的细分类别。2010年至2020年,少儿类市场份额从13.50%跃升至2020年的28.31%,占据了整个市场四分之一以上的份额,并自2016年超过社科类成为最大的细分市场。

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线下(实体店)销售码洋下降较为明显,销售码洋为203.6亿元,较2019年下降 33.8%;线上(网店)渠道销售码洋为767.2 亿元,较2019年增长 7.27%,线上渠道的销售码洋约占零售总码洋的79%。

在招股书中,果麦引用开卷信息的民营图书公司排名数据,显示其码洋占有率在中国古典文学子类别排名第一、绘本排名第五(漫友读客磨铁是前三)、历史类排名第四(读客排名第一)、少儿文学类排名第二(禹田翰风第一)。

营收出现小幅下滑,主要版权收入作家均有持股

果麦文化主营业务收入构成有三部分,分别是图书策划与发行业务、数字内容业务和IP衍生与运营业务。

2018-2020年,果麦文化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05亿元、3.84亿元和3.55亿元,2020年由于线下码洋的减少,收入出现了小幅下滑。

三年净利润则分别为4632万元、5180万元和4047万元。

其中,图书策划与发行业务收入分别为2.77亿元、3.57亿元和3.36亿元,占比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94.58%、96.44%和96.48%,构成主营业务收入的主要收入来源。

数字内容业务和IP衍生与运营业务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均较小,合计占比主营业务收入约5%左右,IP衍生与运营的收入更是已经降低到100多万。

图书策划与发行业务由公版书销售收入和版权书销售收入两个部分组成。

a.公版书:主要是指著作权已过保护期或主动放弃等因素,不再受到著作权的保护限制的作品;

b.版权书:主要是指著作权还受法律保护的作品,使用该作品需要支付版权费。

公司策划发行的公版图书累计销量前五名包括《小王子》《浮生六记》等。

公司版权图书按类别划分主要包括文艺、少儿和社科三大类。2017年至2020年中报,版权书收入分别为1.19亿元、1.52亿元、2.12亿元和0.84亿元,占比图书策划与发行收入55.1%、54.93%、59.36%和61.81%。

版权类图书的前五名则主要是易中天、蔡崇达、韩寒等人作品。

按照作者划分的版权收入,易中天、张皓宸、蔡崇达等分列前三名,合计为公司带来超过1000万元的收入。

成本端,图书成本主要有采购成本、版权成本和策划成本组成,其中版权成本为版权书的专项成本支出。

在版权获取方面,果麦文化与易中天、杨红樱、韩寒、严歌苓、饶雪漫、杨澜、凯叔等知名作家、学者建立了合作关系;境外版权与博达、大苹果、光磊等知名境外版权代理机构建立合作关系。

2017年至2020年中报,果麦文化的版权成本分别为0.32亿元、0.37亿元、0.55亿元和0.22亿元,占比图书策划与发行业务成本30%左右。

在盈利能力方面,果麦的毛利率略低于新经典,但高于读客文化,2018-2020年分别为48%、49%和47%。

其中,版权书的毛利率要低于公版书,其中又以冯唐的系列图书毛利为最低。韩寒、易中天、冯唐等均为持股作家。

冯唐的8本买断书品从2019年开始就出现了销量降低,但仍需分摊相对固定的版权成本,因此单位版权成本从 2018 年的 9.30 元增至 2020 年度的 21.64 元,环比增长 132.67%,导致了毛利率进一步下滑。

主要持股作家收入出现下滑,IP才是关键?

从招股书看,版权图书的毛利率不仅显著低于公版书的毛利率,且多数作家还出现了下滑趋势,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公版书的毛利率一直维持在55%及以上,这也是近年来果麦文化主要的赢利点,但从收入占比来看,公版书的收入占比也在下滑。

对于收入依赖版权图书的果麦来说,由于主要运营的版权书目作家都有参股,因此一旦他们的产量或销量下滑,会对果麦的收入及盈利能力带来比较大的负面影响,这是公司目前面临的主要困境之一,也与影视类公司的盈利模式有些类似。

而数字内容业务和IP运营业务,目前发展得都不是很好,在IP运营市场急速扩张的时候,果麦文化的IP运营收入+数字内容收入合计占比不足5%,且IP版权运营收入在2020年还出现了显著下滑。

以读客文化为例,读客的数字内容收入占比在12%左右,版权运营收入也达到千万级别,并且在2020年出现了大幅攀升。

来源:读客文化招股书

这无疑是一个收入扩张+抵抗风险的重要手段。

此外,路金波如果依赖利用其网文出身的背景多挖掘新的IP及作家,不仅是对公司长期的收入增长有利,且自身挖掘的新IP也会带给公司更高的毛利率,帮助果麦赚到更多的钱。

但在IP运营领域,果麦文化至今共参与过五个电影项目,其中有三部是韩寒的电影。

还有一部是根据果麦文化股东冯唐小说改编的《万物生长》,以及跟博纳影业一起参与的院线电影《万万没想到》。韩寒的《后会无期》《乘风破浪》《飞驰人生》分别斩获票房6.3亿、10.49亿元和17.03亿元。

但体现在果麦的收入里,这部分就少得可怜了。

如果想要持续从市场分一杯羹,未来一方面充分挖掘网文寻找新作者,另一方面使这些IP影视化,持续扩张数字内容+版权运营对果麦文化来说是势在必行的事。

此次果麦文化募资也将全部用于版权库的建设。

但这样一来,可能会造成现有持股作家与扩张新版权之间的矛盾。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也许不是妄言。

从目前情形来看,果麦文化仍任重道远。

 
 
华西证券网上快速开户通道,点此可查看本通道佣金等详情。
华西证券网上快速开户通道,点此可查看本通道佣金等详情。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仅为投资者教育之目的而发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我司力求本文所涉信息准确可靠,但并不对其准确性、完整性和及时 性作出任何保证,对因使用本文引发的损失不承担责任。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更多相关文章

华西证券
×
华西证券优选
微信扫描二维码 ×
华西证券优选
微信扫描二维码 ×
华西证券优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