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立即开户
  1. 华西证券
  2. 市场热点
  3. 文章详情

学前教育|又出事!持续亏损的红黄蓝还有救吗?

手机扫描二维码 ×
华西证券

“红黄蓝”又一次闹出了“事故”。

4月12日上午10点左右,瑞金市红黄蓝城东幼儿园内,班级幼儿分区域开展活动。

教师刘某脱鞋进入“娃娃家”活动区域,有小朋友说他脚臭,刘某低头闻了自己的脚,然后抬起脚让小朋友闻,自己用手机拍照发了朋友圈。他配文为“从小培养m”,还在评论中写道“你品你细品”、“已经屏蔽家长领导了”。

这条朋友圈被截图发到了微博上,当即引发了轩然大波。

而后,江西省瑞金市教科体局成立了联合调查组涉入调查。瑞金市红黄蓝教育机构也在13日回应了此事,称:“经调取监控录像和向在场其他教师了解情况,此行为发生在玩耍嬉戏过程中,目前尚未发现强迫、虐童或猥亵行为。”

目前,刘某已被辞退,并被处以行政拘留7日的处罚。涉事幼儿园也被处以限期整顿并予以警告、2021年度年检不合格的处罚。

文本, 信件

描述已自动生成

作为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红黄蓝已经不是第一次闹出事故。

2017年11月,这家企业旗下的幼儿园就曾发生过轰动一时的“虐童事件”;在2019年7月,红黄蓝某幼儿园一外籍教师对一女童进行猥亵,再度引发众怒,涉事外教也被逮捕。

在“幼童闻脚”事故发生后,网友们纷纷表示:“又是红黄蓝”。

图形用户界面, 文本, 应用程序, 电子邮件

描述已自动生成

01 风波不断

在2017年的“虐童事件发生后”,舆论在讨伐红黄蓝的同时,也剑指盈利性幼儿园。“别把幼儿教育当生意”的声音逐渐占据主流,红黄蓝的经营模式,也走到了风口浪尖上。

红黄蓝一直采用的就是“直营+加盟”并举的模式,即:先通过自建直营幼儿园,打出品牌影响力,再采用轻资产加盟的模式,用加盟商的钱,迅速扩张。

在其2017年9月上市之前的三年中,加盟幼儿园分别为66、111、162所,呈现急速上涨的趋势,其加盟亲子园也从的487家增长到了2016年的773家。而其直营幼儿园的增速远远没有加盟幼儿园快。

制图:全天候科技

与之相对的,是红黄蓝营收数字的飙升。在2014年、2015年、2016年中,红黄蓝的营收分别为6510万美元、8290万美元、1.08亿美元。在盈利上,也实现了扭亏为盈,也从-197.5万美元、-63.2万美元,变成了2016年时的净利润650.5万美元。

在其上市之时,红黄蓝对资本市场讲起了幼儿教育市场潜力巨大,企业快速增长的故事。也受到了资本的看好,上市首日,红黄蓝股价报收25.9美元,涨幅高达40%,市值近7.42亿美元。

但仅仅两个月后,虐童案件的发生让红黄蓝迎来了“滑铁卢”。截至4月13日美股收盘,其股票已降至2.94美元/股,总市值为8110万美元。

在“虐童事件”发生后,红黄蓝不得不暂停了幼儿园品牌加盟业务,并对加盟管理大力整改提高。到2018年下半年,才重启加盟业务并改变了加盟模式,推出了收取7%费用的收益分享模式。

截至2019年末,红黄蓝在中国29个省市拥有100家直营幼儿园和250家加盟幼儿园,6个直营亲子园和1152个加盟亲子园。

但其盈利能力却并没有改善,在2017年之后,红黄蓝迎来了连续三年的亏损。2018年亏损为180万美元,2019年亏损扩大到了240万美元。而到了2020年,受疫情的影响,上半年大部分时间暂时关闭园区,红黄蓝前三季度的亏损就已达到4660万美元。

02 转型自救“乏力”

监管部门对于学前教育的规范,也深刻改变了这一市场。

2018年11月,国务院正式发布了《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严格规定: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红黄蓝再度转型。

2019年2月,红黄蓝宣布以1.25亿元收购新加坡一民营儿童教育集团约70%的股权。到2019年末,红黄蓝在新加坡拥有18家直营幼儿园和4家加盟幼儿园,26家直营托管中心和4家加盟托管中心。

但海外资产并购一方面会影响到红黄蓝的现金流,进一步加大扭亏周期;另一方面还受当地政策因素的制约。有观点认为,新加坡当地政府监管十分严格,新加坡项目实际上对于红黄蓝的帮助有限。

而在这次的并购之后,红黄蓝的资产负债率一下子从2018年末的52.8%,飙升至66.5%。到了2020年,红黄蓝还未迎来海外业务拓宽的成果,就先迎来了疫情的爆发,使得全国范围内的幼儿园所闭园停业。截止2020年第三季度,其资产负债率已高达78.3%。

图片

图片来源于“蓝鲸edu”

2020年,资本的怀抱向在线教育敞开,红黄蓝也开始发力在线早教领域。

在2020年2月,红黄蓝与网龙网络控股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整合双方教育内容和资源,提供早教平台和产品。

对于在线业务,红黄蓝CFO顾昊在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如此表示:公司通过数字化战略的推进,未来不仅有机会通过提供更多元化的教育服务实现增收,而且能进一步改善公司业务成本结构弹性和运营效率,提升利润水平。

不过,相比于在线教育头部企业的疯狂烧钱砸广告,红黄蓝在财务状况拮据之下并没有投入多少营销费用,2020年前三个季度仅投入83.9万美元,也因此其业务的声量在市场上并不大。

而多次“事故”的发生,也让这家企业的牌信誉度降至“冰点”。红黄蓝发展在线教育,或许最大的问题就是在于如何“洗白”品牌。而“闻脚”事件无疑让红黄蓝“洗白”的难度再次提高。

如今的红黄蓝或已经很难再向资本市场展示自己的“羽毛”,更难等到“风”再起时。


历史热股平均涨幅21.21%,每周2只助你把握市场轮动机会!详细可看图
扫描二维码添加小西老师 ×
华西证券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仅为投资者教育之目的而发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我司力求本文所涉信息准确可靠,但并不对其准确性、完整性和及时 性作出任何保证,对因使用本文引发的损失不承担责任。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更多相关文章

  • 国家立法支持推进普惠性学前教育

    受国务院委托,教育部部长陈宝生22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事业改革和发展情况的报告时透露,在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指导下,教育部已成立学前教育立法工作领导小组,目前已经初步形成了草案文本。
    学前教育 教育 2019-08-23
  • 学前教育|又出事!持续亏损的红黄蓝还有救吗?

    红黄蓝又一次因为“事故”走向了公众视野。作为我国首家独立上市学前教育企业,连年亏损,股价跳水,红黄蓝剩下的早已是一地鸡毛。
    学前教育 教育 2021-04-14
  • 八部门联合规范教育App 正规龙头获更多机遇

    日前,教育部、工信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引导规范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有序健康发展的意见》。《意见》提出,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应当创新教育资源供给模式,探索通过国家数字教育资源公共服务体系,汇聚优质教育资源,集成各类应用,使网络学习空间成为教育移动应用的主要入口;探索“政府统筹引导、企业参与建设、学校购买服务”的教育移动应用供给机制,提供优质的教育资源和应用服务。
  • 教育部发布一流本科课程建设文件 线上教育有望持续受益

    教育部31日发布关于一流本科课程建设的实施意见,经过三年左右时间,建成万门左右国家级和万门左右省级一流本科课程。完成4000门左右国家级线上一流课程、4000门左右国家级线下一流课程、6000门左右国家级线上线下混合式一流课程、1500门左右国家虚拟仿真实验教学一流课程、1000门左右国家级社会实践一流课程认定工作。
华西证券
×
华西证券优选
微信扫描二维码 ×
华西证券优选
微信扫描二维码 ×
华西证券优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