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揽金260亿后,米哈游如何布局下个时代? - 市场热点 - 华西证券
logo
立即开户
  1. 华西证券
  2. 市场热点
  3. 文章详情

《原神》揽金260亿后,米哈游如何布局下个时代?

手机扫描二维码 ×
华西证券

资讯来源:华彩人生APP
华西证券官方应用,综合性金融证券交易平台。
发布时间:2022-09-28 23:24

作者|胡描 编辑|罗丽娟

9月28日,开放世界二次元手游《原神》迎来了两周年纪念日。

据Sensor Tower商店情报数据显示,截至上个版本3.0上线,《原神》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商店的全球累计收入已经突破36亿美元,合计约260亿人民币。

而这个数据还未计入第三方安卓商店的数据,以及PC端约31亿~49亿元的收入(数据来自“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

毫无疑问的是,上线两年以来,《原神》的赚钱能力在国内手游之中始终处在第一梯队,而在海外市场上,甚至领先《王者荣耀》。在行业中,《原神》引领了手游新风向——市场和投资人都在询问:“是否能够做出下一个原神?”

据公开报道,《原神》的制作公司米哈游也凭借《原神》,在2020年—2021年中总营收达到了430亿元,晋升至行业top3。

在有了充足的资金后,米哈游也开启了“后原神时代”的相关布局。米哈游创始人蔡浩宇曾透露一个愿景——“到2030年,打造一个让10亿人愿意生活在其中的虚拟空间。”

为了实现这个愿景,米哈游加快了游戏矩阵的布局,在过去一年中,新游戏《崩坏:星穹铁道》、《绝区零》相继开启了测试。除此之外,米哈游还“天马行空”地大步进军硬核科技投资,跨界投了脑机、核聚变、商业航空等领域。

《原神》之后,米哈游似乎正在“赌”一个成为现实版“头号玩家”的可能性。

01 原神之后,行业卷起来了

“《原神》揭开了中国手游的遮羞布。”一位游戏圈资深UP主如此说道。

另一位游戏开发人士也曾向全天候科技表达过类似观点,在《原神》之前的数年间,国产手游市场虽然不断扩大,但在技术和创新上,却趋向于停滞。

“虽然出现过短暂的微光,像《明日方舟》在海外市场大受欢迎。”他说,“但国内市场许多游戏开发商躺着做个‘垃圾游戏’,保留充值端口,就有人玩。有稳定的流水后,基本上不会再有大的更新变动。”

而停滞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行业的马太效应正在加剧,许多小型工作室被大厂并购,人才流向大厂,独立工作室举步维艰。

另一方面,大厂在新游戏的立项上更不愿意冒险,会参考某玩法下的老游戏运营情况、预计流水,在投入上也会精打细算。

“诸多限制下,近年来大厂在手游的突破甚微。”上述人士表示。

以腾讯为例,近年来的两款现象级游戏《王者荣耀》、《PUBG Mobile》,前者的玩法参照了端游《英雄联盟》,后者则由《绝地求生》授权。网易在近两年取得了一定热度的手游《哈利波特:魔法觉醒》与《暗黑破坏王:不朽》,均为IP型作品,玩法上与网易旗下的《梦幻西游》、《阴阳师》等一脉相承。

“《原神》的出现表明国产游戏并不是不能创新,并不是不能做出国风的二次元好游戏。”上述UP主表示。

在两年前的9月28日,米哈游上线了首个开放世界二次元手游。仅两个月,《原神》的全球收入便达到了4亿美元。在此后的两年中,《原神》在全球市场每月收入依然接近2亿美元。

从总营收和持续的营收势头来看,《原神》可能是除《王者荣耀》(至2021年,该游戏累计收入突破100亿美元)外,最赚钱的中国游戏。

不仅如此,《王者荣耀》超过9成的收入来自国内市场,《原神》近7成的收入来自海外,也因此,《原神》是当前出海做得最为成功的国产手游。

在2020年,米哈游以101.3亿收入,一举跻身“2021上海企业百强榜单”。另据“AI财经社”引用数据,2021年米哈游年营收约328.54亿元。两年合计营收达到了430亿元。

而在2020年、2021年两年中,上市公司三七互娱、完美世界的总营收分别是:306亿元、187亿元,均被米哈游超越。在营收上,米哈游成为了业内仅次于腾讯、网易的前三玩家。

在两周年之际,《原神》的跨界营销也层出不穷。

日前,《原神》官宣与制作了《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的动画公司ufotable进行长期合作,共同制作的《原神》动画。

而《原神》在动画上早有涉猎。在b站上,原神的角色演示动画《钟离:听书人》播放量达到了4297万,剧情PV《神女劈观》播放量也达到了2684万。

不仅如此,《原神》近期还推出不少跨界联动活动,包括和支付宝、凯迪拉克、喜茶、必胜客、得物、高德地图等各类企业合作。

这些跨界动作的背后,无疑是为延续游戏的影响力和生命力。

同时,《原神》以每40天一更新的频率迭代新版本,并且每个版本推出一些新的游戏角色,由角色来推动新内容、新故事的展开。最终实现以角色吸引玩家抽卡,这也组建了《原神》自身的商业化逻辑。每上线一个受欢迎的新角色,或复刻角色,都能够为《原神》创造不菲的游戏流水。

原神开服至2022年6月21日,历届流水排名 图片来自: GENSHINLAB.COM

以最受欢迎的游戏角色“神里绫华”为例,2021年8月首发时便实现了1.6千万美元的流水,半年后角色复刻,又创造了约3.6千万美元的流水。

相比之下,同样主打开放世界的手游《幻塔》,由完美世界游戏旗下Hotta Studio研发,公测至今已有10个月的时间。据七麦数据,其收入预估总计为4.6千万美元。

图源:七麦数据

今年8月10日,《幻塔》国际版上线,创造了一个小巅峰。但到了9月1日,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免费榜TOP10中已不见《幻塔》的身影。

在当前,开放世界类型的手游上,《原神》依然还没有可以与之竞争的对手。而《原神》对行业的影响已经潜移默化。

多位游戏行业从业者表示,在这两年中,游戏开发团队在寻求投资时,时常被问及的一个问题便是:“能否做出下一个《原神》”,或者“能不能超越《原神》”。

这是一个让业内人士十分“无语”的问题,《原神》的背后代表的已经不是单纯的游戏玩法,而是巨大的资金投入、顶尖的美术设计,以及不低的技术门槛。

不少从业者认为,开发一款1.0时代的《原神》(即刚上线时的原神)并非做不到。彼时《原神》整体设计简单,大平原式的地图充满了新手村的味道。

但原神也在进化。两年之中,《原神》展现出了自己的在研发上的“财大气粗”,从雪山、海岛,到2.0版本的稻妻,以及当前3.0版本的须弥,每个版本更新的内容中,地图设计、探险解谜、美工设计等方面都有显著的提升。

《原神》须弥场景图 图片来自:网络

这让不少意图做开放世界手游的开发者望而却步,开放世界手游几乎成了只有大厂才能玩得起的领域。

据公开消息,腾讯正在酝酿《王者荣耀》IP的开放世界手游,网易也相继推出了《阴阳师:代号世界》的游戏PV,并放出了《逆水寒》手游的相关信息。

行业依然在发生变化,一个最为明显的改变,便是“卷”起来了。

一位游戏媒体从业者表示,“过去很多行业‘老混子’占据领导地位,但是现在也会看到破格提拔技术大牛。”“虽然去年很多游戏公司在裁员,但是一些关键岗位的从业人员的工资一年涨了过去3年的量。”

“国产厂商如果真的能卷起来,他们就会从游戏相关的文化、音乐、科技、动画等各个方面全力投入,这样才可以真正拔高行业的平均线。”她认为,这也是《原神》给行业的“后劲”,让手游行业的“精品化”趋势加剧。

02 成为现实的“头号玩家”?

而在“后原神时代”,米哈游想要做什么?

“希望未来10到30年内,能够做出像《黑客帝国》《头号玩家》等电影中那样的虚拟世界,并能够让全球十亿人生活在其中。”米哈游CEO蔡浩宇曾如此分享道。

米哈游几乎没有对外直接提到过“元宇宙”。但开放世界游戏向来被视为“元宇宙”的雏形和载体,10亿人愿意生活的“虚拟世界”也十分贴近电影《头号玩家》中的世界。这些都让外界将米哈游与“元宇宙”关联了起来。

蔡浩宇曾介绍过《原神》的创作动机:并非为了赶上开放世界游戏的热潮,而是为了建立“崩坏宇宙”。

所谓的“崩坏宇宙”,来自于米哈游最初设计上线的“崩坏系列”游戏世界观。许多同时玩过《崩坏3》、《原神》的玩家认为,《原神》的世界背景本身也包含在“崩坏”之中,《原神》只是“崩坏宇宙”中的一个次世界。

《崩坏3》游戏截图 图片来自:网络

而要健“全崩坏宇宙”,仅靠已有的“崩坏系列”和《原神》远远不够。在过去两年中,米哈游的新游研发也在明显提速。

在今年4月,新游戏《崩坏:星穹铁道》开启了二测,TapTap+BiliBili双平台预约便超300万,官网预约200万。虽然当前游戏还未正式上线,该游戏的B站官号已拥有203万粉丝。

在玩法上,《星穹铁道》回归了“回合制”。

“当前《原神》竞品少,依然占据领先位置。在游戏内容的更新还未过半的情况下,米哈游不需要再推出另一款开放世界游戏。”有行业人士认为,回合制玩法并不新,且已有《梦幻西游》、《阴阳师》等成功同类游戏,“这说明(回合制)玩家的基本盘很大,米哈游做《星穹铁道》也是想要争取这一部分的玩家。”

据“游戏葡萄”称,《星穹铁道》的开发团队已经超过了400多人——这和《原神》最初的开发规模基本一致。《星穹铁道》显然会是一次米哈游工业化能力的“集中呈现”。

《崩坏:星穹铁道》始发游戏截图 图片来自:网络

对于游戏工业化,米哈游创始人之一的刘伟在2019年时就曾表示:游戏要做大做强必须要建立一条工业化生产的产品管线,持续不断地生产出高质量的大量的内容。

“从内容上来说,能够用同样的生成工具,统一的标准生产,创造出生产者需要的各类产品。游戏的工业生产线搭建好,我们可以产出不同的产品,能够大批量、稳定生产高质量的游戏产品。”刘伟说。

三年过去,米哈游的游戏工业化链条也在发生变化。

《星穹铁道》去年11月进行一测,到二测不过半年时间的时间里,游戏体量和完成度明显提升。

并且,在《星穹铁道》开发的同期,米哈游还在同步开发主打ARPG玩法的《绝区零》,并在今年8月开启了测试招聘。

据了解,《绝区零》的游戏风格偏“街头潮流”,与《原神》、《星穹铁道》的美工画风有很明显的区别。它的出现也意味着米哈游的工业生产链条,已经能够容纳越来越多的游戏元素。

《绝区零》游戏截图 图片来自:网络

当前,米哈游除了《崩坏4:银河》,以及在今年拿下版号的《科契尔前线》等项目储备,还表现出了对3A游戏的野心。

在2021年底,米哈游宣布将在蒙特利尔设立一个新的工作室,组建一个拥有百名员工的团队,来打造一款全新的开放世界3A动作冒险游戏。

GameLook报道,自2021年开始,米哈游开始疯狂扩张海外团队,在新加坡、蒙特利尔、洛杉矶、东京和首尔设有海外办公室。目前米哈游员工总数已经超过了4000人。

此外,米哈游也将打造“崩坏宇宙”的野心投向了“硬”的技术上,全面涉足了人工智能、Avatar与元宇宙硬件领域。

在2020年年底,米哈游组建了10人左右逆熵工作室,负责人为刑骏博士。该工作室首次公开露面,便跟脑机接口项目息息相关。

而后,米哈游又与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签署了一份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建立“瑞金医院脑病中心米哈游联合实验室“。该项目合作的主要内容为脑接口技术的开发和临床应用,由米哈游提供专项资金。此外,双方将会在“难治性抑郁症脑机接口神经调控治疗临床研究”项目上联合攻关。

在今年的2月,米哈游又正式宣布成立元宇宙品牌HoYoverse,未来将通过各类娱乐服务为全球玩家创造和传递沉浸式虚拟世界体验。

从当前来看,无论是新游戏开发,还是投资脑机,都还没有到出成绩的时候。而每个新项目的布局,都是一笔不小的投入,对米哈游而言也是巨大的资金风险。

在《原神》上赌赢了的米哈游,似乎也将“赌性”延续到了虚拟世界的愿景里。

03 米哈游的“理想主义”

关于“赌”出一个未来,米哈游已经有丰富的经验。

在2011年,上海交通大学一个寝室里的三个男生——蔡浩宇、刘伟、罗宇皓,因为对ACG文化的共同爱好,一起创立了米哈游科技,打出了“技术宅拯救世界”的slogan。

这家公司的启动资金是上海科创中心给的10万元无息贷款,创业方向是二次元游戏。这垫定了米哈游的游戏风格。三个“宅男”做出的第一款游戏便是萌系美少女小游戏《Fly Me 2 the Moon》。

在2012年,米哈游拿到了来自斯凯网络CEO宋涛的100万元天使轮投资,这也是能够公开查到的米哈游唯一一笔外部融资。

用这笔钱,米哈游做出了单机游戏《崩坏学园》,但反响一般。

一同创业的同学中,有的选择离开米哈游,去了世界500企业寻求高薪。而留下来的人,每个月工资仅4000元,还需要身兼数职。

蔡浩宇三人选择了“赌”,将游戏方向转向了当时方兴未艾的手游,做出了《崩坏学园2》,上线当年营收达到了9500万元。此后《崩坏3》成功出圈,公测9个月,累计流水金额超11亿元。

第一次“赌”,米哈游赌赢了。

《崩坏3》正火的2017年,无疑是国内手游市场的一个巅峰。在那一年,文化部门备案的游戏有大约9800款的惊人数量,这其中海外进口的游戏有490个,而国产游戏高达9310个,手游的收入也突破了1000亿元的大关。

也是在这一年中,《王者荣耀》席卷而来,网易凭借《阴阳师》赚得盆满钵满。虽然《崩坏3》与《阴阳师》同样是畅销榜TOP3,但米哈游已经感觉到了危机。拿出了1亿美元——超过了企业总营收的一半,破釜沉舟地开发《原神》。

这是米哈游的第二次“赌”,筹码押得比第一次更大。

实际上,开放世界游戏在主机游戏中并不新颖。其他游戏厂家没有做开放世界手游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这类游戏对硬件设施的要求较高,这个门槛就可能将大部分玩家拦在门外。为了让游戏匹配更多机型,许多游戏厂家都是在游戏配置上进行妥协。而米哈游却反其道而行。

但最终的成绩证明,米哈游再次赌赢了。甚至于一段时间中,手机厂家会以能够顺畅的玩《原神》,当做检验手机质量的一个标准。

而在两次“赌”赢了之后,米哈游越发“放纵”。

据烯牛数据,自2020年9月以来,米哈游参与了10期投资事件。整体来看,米哈游的投资网络是以二次元游戏为核心向外铺开,既有泛二次元文化衍生品的新零售公司“十二光年”,也有游戏行业的内容生产方、技术提供方,如游戏开发商“魔剑网络”、云视频服务商“蔚领时代”、语音电台“机核网”、3D内容开发平台“unity中国”。

但在此之外,米哈游还有两个特殊的跨界投资:“能量奇点”与“东方空间”。

前者是一家致力于开发可商业化的聚变能源技术的公司,后者是一家民营航天企业,该轮融资将用于中型运载火箭的研制和首飞,同时加快推进百吨级可重复使用液氧煤油火箭发动机研制。

这两个领域的商业化均需要巨量资金投入与漫长时间积累去推动,短期内几乎难有回报。

一位接近米哈游的人士告诉全天候科技,米哈游投这两个领域更像是在“圆梦”。他说:“蔡浩宇骨子里有一种工科生的浪漫,过去是做计算机、二次元游戏,目前这个阶段就是做能源还有航空。”

不仅如此,米哈游或许还将加大在硬科技上的投入。据了解,米哈游的招聘页面中,已经开放了硬科技相关的投资经理岗位。

只是实现“理想主义”的成本有多高,当前还难以估算。不过,米哈游已经在为投资上的“冒进”付出代价。

在今年6月,米哈游卷入了信托纠纷。天眼查信息显示,米哈游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原告的身份起诉了五矿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相关案由为“营业信托纠纷”。

此前,据招商银行公告,其代销的五矿信托鼎兴1号至15号产品全部到期,总规模超23亿元的信托产品均无法完成兑付。多名投资人也收到该系列产品申请展期18个月的通知。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该产品所涉资金或已投入地产项目中,投资者想要追回的难度较大。

全天候科技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米哈游涉及的金额不大,起诉是常规的维权流程”。

面对未来十年,积累下了充足资金的米哈游,宛如一个充满理想、干劲十足的“冒失者”。但过去10年的两次“赌赢”经历,也让这个“冒失者”身上有了些许“常胜”的玄学味道。

不论输赢,正如任天堂社长谷川俊太郎所说——“‘好玩’ 永远是任天堂研发核心理念”。游戏的核心也应该是带给玩家愉快的体验。这同样适用于米哈游,或许只有将“好玩”贯彻地淋漓尽致,米哈游才可能获得真正的“常胜”。

 
 
华西证券网上快速开户通道,点此可查看本通道佣金等详情。
华西证券网上快速开户通道,点此可查看本通道佣金等详情。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仅为投资者教育之目的而发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我司力求本文所涉信息准确可靠,但并不对其准确性、完整性和及时 性作出任何保证,对因使用本文引发的损失不承担责任。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更多相关文章

华西证券
×
华西证券优选
微信扫描二维码 ×
华西证券优选
微信扫描二维码 ×
华西证券优选